定制
QQ客服
微信
客户端
山西 >> 行业频道 > 文化山西 > 文化热点正文

都市类题材作品中的“山药蛋味儿”

发布时间:2016-12-23 09:49:17来源:山西晚报作者:贾丽编辑:李亚伟

如今,都市情感类题材的影视作品因贴近生活而广受关注。在其背后,都市类题材的原创小说、剧本也屡屡登上畅销书榜。以农村、抗战题材见长的山西文学圈,创作情况又是怎样的呢?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杨占平说:“我们这方面也有不少优秀的作家,但他们的创作背景严格意义上说,只是中小城市,算不得‘都市’。我们还是提倡本土作家不要跟风,要写自己擅长的作品。

女作家李燕蓉写出了人们寻找“出口”时的挣扎

12月21日,2013-2015年度“赵树理文学奖”评选结果正式揭晓,其中,晋中女作家李燕蓉的《出口》荣获长篇小说奖。

记者是当天晚上11点多得知“赵奖”结果的,第一时间就给李燕蓉发去微信祝贺,大约一小时后她才姗姗回复。彼时,她刚刚看完一部电影,从别人的故事中回到现实生活,并没有因获奖而表现出特别的兴奋。只说“得奖很荣幸,会继续努力”。问她这是不是意料之中的事,她淡然一笑说:“我很少设想什么,写作是最开心的事。”

早在两个月前,李燕蓉就凭借这部《出口》斩获“《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新人奖。这是她第一次写长篇,的确算是“长篇”作家里的“新人”,但其实早在2004年,她就开始创作小说。迄今为止12年时间,已有百万字陆续刊登在全国各地的报刊上。其中《飘红》还获得了2010—2012年度“赵树理文学奖”短篇小说奖。

长篇小说《出口》主要写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在通往出口的路上,匆忙、拥挤也疲惫……因此全书没有设立一个突出的主人公,大家互为影像都以旁人为参照物在路上行驶,也在彼此的故事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重心和落脚点。从最初的小舅舅“在人生最灿烂的时间里用死亡定格来抵达人生的出口,到丁云凌最终明白对待生活唯有踏入才能真正开始。小说中每个人都在城市里试图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出口,艰难、坎坷、充满跋涉又充满了探寻。出口在每个人心中不同,或者只是一次逃避,或者是一个透着光亮的地方,或许是一个充满温暖的怀抱,又或许是一个可以自由呼吸的方式……通篇氤氲着一种情绪,夹杂着悲观绝望、无奈凄凉,既有一种冷眼旁观与超然物外,也有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李燕蓉本来是学油画出身,但从小喜欢写作的她认为文学和艺术是相通的,就如一幅好的油画作品是能看出人物的内心一样,她的小说,内核也是人。她的作品更关注人的生存状态与精神状态,她把目标定位在中产小资男人群体,深刻挖掘这个群体的内心世界。“我们很难准确地评判都市生活带给我们的利与弊哪个更大一些,但我们都能感觉到它对人性的异化与扭曲。在都市里,我们有时就如同一群失去魂灵的人,游荡、游荡,揉揉双眼,依旧遍寻不到方向。”李燕蓉说。正是缘于对现代人性的深刻思考,她笔下的人物在二、三线中小城市中引起了广泛共鸣。

“文学新人奖”手指 关注生活庸常的一面

认识手指是很多年前的事了。2009年,手指是山西晚报《那点事》版面的专栏作家。那是一块读者与报社零距离沟通的版面。生活中,无论读者有什么婆婆妈妈烦心事都可以向专栏作家们提问,作家们则通过手中的笔,为读者排忧解难。每位作家都有自己的写作风格,而手指的文章,篇篇都是1、2、3、4……逻辑分明、简洁干练,一句废话都没有。他能寥寥数语就一针见血指出问题所在,并为倾诉人指明方向,其理智、成熟程度总是让人质疑他究竟是不是“80后”。

这些年,手指写了很多小说,但都是中、短篇,没有一部长篇。正如他的性格,能1、2、3点就说完的,绝不拖到4、5、6。

他关注的大多是中小城市中的平凡人物,从不把视角局限在青春的风花雪月和愤世嫉俗中。他的小说里描写“钱”的情节很多,但小说里的人钱很少。钱少的人不能不谈钱。在大多数小说里,红男绿女的盛宴从来不会提到是哪一位刷的卡,但在手指这里,大排档小酒馆里的每一次吃喝,都必须郑重说明,谁出的钱。那些被物质诱惑着、指引着的年轻人又不得不被物质死死限制着、拒绝着。

著名作家蒋一谈看过手指的小说后,由衷赞誉:“手指的小说,看似轻描淡写,细读则能体味到他的从容不迫。他文字里面闪现的冷幽默令人难忘。”

在刚刚揭晓的新一届赵树理文学奖中,手指获得的不是“短篇小说奖”,而是“文学新人奖”。对此,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杨占平说:“这个奖项的分量要更重一些。因为单项奖最终是由7个评委投票选出来的,而这个奖项是30个评委对作家的整体作品集体讨论后选出来的,代表的是一种‘后赵树理写作’的文学现象。”

省内文学界、评论界诸多教授、学者曾专门以手指小说为例,展开“关于后赵树理写作”的讨论。

我省当代文学评论家杨矗看过手指的作品后说:“80后作者首先是对世界、人生或生活的认识同以往完全不同了。他们关注的是生活的庸常性、丑陋性和非逻辑性。这里的非逻辑性主要是指生活不再具有本质化的宏大性和理想性,它变得琐屑、无味、无趣。审丑、审恶在西方早在19世纪法国的象征主义就开始了,中国大概是从王朔文学开始向前推进的。王朔的《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动物凶猛》单名字就是欲望的象征符号。但手指的小说又往前推了一步,写欲望又不知道欲望是什么,更找不到欲望的象征符号。我想可以称之为‘后欲望写作’。”“过去我们一直把生活意义化、政治化、道德化或逻辑化、意识形态化,实际上遮蔽了生活的庸常性和非意义的一面,其实是把生活扭曲了。现在手指等80后作家们做的就是洗牌和翻牌的工作。”杨矗老师的观点不仅剖析了手指小说的精髓,也是现阶段山西都市类文学作家们的创作走向。

女作家小岸 侧重当下女性生存状态

说起山西都市类题材的作家,杨占平首推阳泉籍女作家小岸。“小岸的小说更侧重于关注当下女性的生存、生活状态,她们很多都外表隐忍,但内里有一种彻骨的郁结与悲凉,有一种深广的批判精神隐约存在。”

70后女作家小岸也是以写中短篇小说见长,并数度荣获赵树理文学奖。2004-2006年,《你是你,我是我》获中篇小说奖。2010-2012年,《车祸》获中短篇小说奖,并著有长篇电视剧本《网流侨女》,是文学界的佼佼者。

作家裴指海说小岸是一个“讲故事的天才”。他说“读小岸小说就像坐在观众席里,提心吊胆观看一场盛大的走钢丝表演,看她如何用文学来讲述好看的故事。好在小岸不会让我们失望,当你把心提到嗓子眼时,她还会在钢丝上来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稳稳地落在钢丝上,姿势优美。每次阅读都是享受一场盛大的艺术之宴。”

青年评论家贾礼庆评价小岸的作品时说,“一直以来,小岸在圈子里被一些评论者定义为一个张扬着小资情调的作者,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而在我看来,小岸的小说烟火味道并不缺少,有的篇章甚至很浓重。”

而评论家李德平说,所谓不食人间烟火,是指她清新雅致的文字风格。“她最擅长的是典雅的普通话叙事或者打情骂俏、聊天室的网络语言,这两点叠加,使得她的语言更少乡土气,更多一份都市味道,与自己笔下的都市男女的生活、情感、气质十分吻合。”

延伸阅读

赵奖名单的导向性:

写自己擅长的

很多人评价山西作家的作品时,都会说“太土、都市感不强、不高大上”,但杨占平却说,这就是我们的特色。他始终坚持“要写好自己擅长的,不要跟风去模仿、臆想我们不熟悉的。”他认为不是来源于生活的作品,注定不会成功。

如今,在如此多元的社会环境中,很多作家的创作心态也比较浮躁。尤其是一些年轻作家,看到北、上、广婚恋题材的作品比较火,就自己也去编故事;看反腐力度这么大,就也想写部官场小部一鸣惊人。“我们都生活在二、三线城市,人们生存环境、想法和一线大都市的人相比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没有人家的快节奏,但小城市也有小城市的压力。我们不像一线城市的白领,总是走在时尚的前端,但我们也有自己独特的审美。只有写出自己的特色,才能让读者感觉真实,有共鸣。”杨占平说。

从“赵奖”评奖结果看,农村题材、战争题材还是占到了很大的比例,获奖的都市类小说、散文也都是取材于中小城市。杨占平说,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个奖的导向,就是要鼓励作家多关注本土,多写反映我们真实生活的优秀作品。要发挥我们自身的优势,写好具有我们气质的作品。

记者 贾丽

责任编辑:李建斌
中国网
中国网山西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山西或聚焦山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网山西,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山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重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团队风采 |  网站合作 |  在线投稿 |  地市资讯 |  县市资讯 |  友情链接 |  网站邮箱 |  站点导航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