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2017-02-10 第72期
0人跟帖 人气值:934 

别了,故乡 / 中国网山西新春专题

首页 > 专题今日今日话题正文发布时间:2017-02-10 23:41:44来源:中国网山西编辑:赵彦
中国网
年过完了,聚回家中过年的游子们又该散了。故乡,是我们抹不掉的原生印记和情感归宿,因为那里,有我们日夜思念的亲人。每每在归来和离去的那一刻,才更懂“故乡”一词的别样含义。此处一别,再见却已经年。漂泊路上,我在这头,故乡,在那头……

落叶念着归根

看着儿子跟着刚刚大学毕业的表妹在老家的院子里玩耍,静突然很恍惚,仿佛看到了儿时,自己也是带着表妹在这个院子里撒欢。

那时,静的母亲这一辈已经通过考学走出了村庄,无暇顾及的孩子们被送回老家照看,院里又有了孩童的哭闹声和欢笑声,热闹得很。

到了静这一辈,大家走的更远,一年之中,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

这个曾充满了欢声笑语的农家院落,再不复往日的热闹。

回乡的路,虽长,但欢快
回乡的路,虽长,但欢快

跟表妹带着孩子出去转,村巷里没有了小时候过年时人来人往的喜庆。车进、车出,忙不迭的拉着孩子避让,丝毫顾不及仔细瞧瞧车内人是不是儿时的伙伴。

村边,儿时跟小伙伴们一起洗衣服的小河还有水,只是水量没以前那么大。儿子高兴的往河里扔石子,溅起的水花一如他欢快的心。

“姐,我记得以前这有个磨盘,现在也没有了。”“姐,听说小时候爬的那个山头现在被改造成了生态旅游区”……一路上,小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恍惚间又像回到了从前,她凑在身边,“姐,这个字怎么念?”

再看故乡,也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小山村。以前成片的麦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上百个蔬菜大棚,笔直的柏油路上,车来车往,据说年前接菜的货车排满了道路两旁,很是壮观。以前走亲戚时常见的三轮车大军也不见了,进进出出的多是一辆辆私家车。

“年轻人都出去了,在城里买房,孩子也送到城里上学了。留守的都是老一辈,种大棚、搞养殖,过活的可好。”79岁的姥爷对目前的乡村生活很满意。当初退休后,他不顾儿女的反对,执意与老伴儿回到了故乡,把破败的小院重新修整了一番,怡然自得的过起了田园生活。

如今老伴儿走了,姥爷还是坚持住在小院里。

他说在外奔波了一辈子,老了,该落叶归根了。

最美那句乡音

当再一次坐上火车远行的时候,才感觉到春节长假的结束,热闹的气氛也随着慢慢消散,上班族也陆续离开故乡去往梦想的城市开始新的工作,剩下的只是对故乡的回望。

如画故乡,魂牵梦萦
如画故乡,魂牵梦萦

回望故乡——代表着又一次的远走他乡。浩浩是我故乡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他告诉我:时间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改变了故乡那个小村庄的整体容貌,但是改变不了每个人对故乡的情怀,改变不了我们回到故乡的那一口熟悉的土话。远在他乡的他,最期盼的就是长假的来临,可以抛下工作的烦恼,回到故乡的小村庄,感受人与人之间那浓郁乡音的问候,品味老妈亲手包的饺子,踏遍乡村的大街小巷,寻找儿时的记忆。春节假期的结束,浩浩也将开始新的征程,不管远在他乡有多么辉煌,故乡是他永远的牵挂。

回望故乡——代表着将有新的变化。每一次的离开和归来,故乡总有不一样的改变。以前乡间泥泞的小路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宽敞明亮的硬化路面。回望故乡,也应该明白自己前面的路该怎么走,记忆中的那个小男孩总是弄得一身泥巴哭着鼻子寻找爸妈,现在每一次父母的电话中,只会报喜不报忧,所有的困难挫折都可以自己来面对。

回望故乡,不变的是熟悉的乡土气息,变的是自己那成熟稳重的性格。回望故乡,变的是村庄日新月异的发展,不变的是对故乡的思念之情。

不改那份惦念

过年回家免不了约三五好友相聚,都各自在外工作,只有春节假期能凑在一起相互聊聊外面的花花世界,顺便吐槽下故乡的生活有多么无聊。我的故乡在娄烦县,属于太原的一个小县城,国家级贫困县。一个高中,两个初中,两个小学,三条马路,大概七八年前有了第一家超市,去年通了火车,至今还只能拉货。站在县城中心可以清楚的看到四周的山,以至于一个外地朋友第一次来娄烦还以为这是一个乡镇。

故乡的味道.
故乡的味道.

娄烦很小,小的很方便。只要你想去的县城任何地方步行都可以实现。随叫随停的公交车贯穿县城。没有挤公交的困扰,不会因为上班而早起一个小时。小的人与人直接或间接相识,交集越来越多。你可以清楚的知道每条街道哪天什么时候有什么事情发生。早晚的公园聚集了整个县城锻炼散步的人,下午的十字路口晒太阳的老人抽一口旱烟相互“显摆”着儿孙在外的出息,街上随意地方一张报纸两副牌四个人,“双升”可以吸引各个年龄的人。太阳落山后,整个县城也就安静下来,人们习惯回家喝一碗稀饭吃一个馒头,这是我们心里最舒服最实在的晚餐。

娄烦很清新,很安静。蓝天白云是大自然对娄烦的馈赠。等到夏天街上会出现各种驴车、马车拉着应季的水果蔬菜,他们从县城周围的村子来。棉被盖着刚摘下来的西瓜,咬一口整个人都感受到泥土的芳香和大自然的凉爽,这个感觉是冰镇西瓜给不了的。自己家现磨的白面,刚成熟的新鲜蔬菜,豆子可以换豆腐的以物易物至今仍在,使得商品交易有着浓郁的人情味。

14岁上学离开娄烦,大城市的灯红酒绿虽然让人陌生却让人向往。也会在挤公交等地铁的时候偶尔感慨在娄烦要省多少麻烦。对故乡的感觉很复杂,说是热爱,有点大了。但有一种情感就是这样,虽不刻骨铭心,但是总是时不时的勾起你内心的思绪。明明吐槽一大堆可是却经常惦记。也许这就是故乡的魔力吧。

岁月长河几清浅

阳光正好,下车后没让爸爸去接我,决定自己走回家。

路还是那样,好几年前听说要修缮,可是看起来并没有。冬天的原因,整个村子看起来没有生气,但依旧还是很亲切。

一路上,车来车往,摇下车窗互相打招呼,尴尬的发现好多人都叫不出名字,甚至真的不认识,但还是会礼貌的问候。

巷子口,一直坐着的老奶奶今天竟然没在。记忆中,每次回家,她和老爷爷都会坐在巷子口的大石头上,望着远远回来的我,说,这是谁家姑娘回来了,见一次变一次,都不认识了。上次见她还是在一年前,好像,她真的不认识我了。

夕阳下的小院.
夕阳下的小院.

晚上吃饭,我问妈妈,巷子口的奶奶去世了吗?妈妈说,没有,不过身体大不如从前了。

聊天中得知,奶奶的女儿一年前不幸去世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奶奶心里接受不了,从此变得有点呆。偶尔她会和邻居聊天,但似乎总在回避这个事情,大家都说,其实她是假装不知道。

站在房顶,清晰的听见村子的大喇叭在通知一些事情,但是好像是个陌生的声音。爸爸说他出去一下,见我没回应他,转身回来问我在想啥,我说刚刚喇叭上的声音我听着好陌生,爸爸笑了笑出门了。

好奇怪,印象中那个声音好害怕,他一辈子没有结婚,就是在村子里帮助做各种事情,村子的大喇叭只属于他。记忆中的他很威武,我们都怕他。

回来后,听爸爸说,他不在大喇叭上通知事情好多年了,得了癌症身体已经越来越虚弱了。

弟弟对我们的谈话并不感兴趣,因为他没有在这个地方生活多久,他不知道以前的我们这儿有多热闹。以前巷子里,坐的都是人,现在巷子停的都是车,真个村子像是被翻新过一样。

一个从小长大的朋友,现在在深圳,他说,回来一趟感觉变化好大。那天我们绕着村子走了一圈,其实好像一切都没有变,那棵树上、那条河里,还留有我们儿时的笑颜和永驻心底的故事。

带爱上路——别了,故乡!

场景一

时间:腊月二十八

“毛毛回来了,你奶奶那几天天天念叨你,可算把你盼回来了。”刚进家门,就听到邻居王奶奶亲切地唤着我的乳名,一边拉着我的手絮叨,“在外面要好好吃,你看你都瘦了。”

王奶奶今年82了,是奶奶一块打纸牌的牌友,老伴去世的早,一个人居住,闲来无事经常来找奶奶聊天。

“孩子们都长这么大了,怪不得咱们老呢”,王奶奶感慨着,“毛毛,你要多回来看看,我们活不了几年啦,一见不了你几次了......”

“半截子已经入土啦......”

两个老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我在一旁却思绪万千。

奶奶已经88了,我能陪她的时间却寥寥可数,自在外求学,上班工作以后,故乡似乎成了客栈,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如果可以,常回家看看。

场景二

时间:正月初二

耳边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屋里的火炉正烧的旺旺的,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围坐在一起吃饺子。

外面小院里忽然传来一阵非常热闹的吹吹打打的锣鼓唢呐声,充满着喜庆与吉祥,原来是拜年的艺人来了。每年大年初二,这些艺人们便走家串巷,挨家挨户给村民们拜年,说一些吉祥的话,吹几曲喜庆的曲子,为人们送去新春的祝福。

一阵吹打过后,唢呐手和鼓手齐声道,“鸡年大吉,财源滚滚,万事如意!”

爸爸拿着烟和钱走出去,妈妈抓了一大把糖和花生,塞到了鼓手们的手中。鼓手们咧开嘴笑了,又说了一些吉祥的话,吹打了一阵,便离开去下一家。

谢谢他们的祝福,以及带来的浓浓的年的味道。

场景三

时间:正月初四

“迎喜神咯!”故乡的习俗,每年过完年后的某一天要迎喜神,迎完喜神才可以出远门。具体哪天迎喜神,是由村里的一位风水先生算出来的,具体到哪个时辰哪个方位。

今年的喜神是初四迎,吃罢早饭,一家人梳洗打扮好,穿上新衣服,拿着香烛,黄纸,吆喝上邻居好友们一起去迎喜神。

点起香烛,放起鞭炮,朝着喜神的方向恭恭敬敬鞠三个躬,然后各回各家,就算是把喜神迎回了家。

迎完喜神,儿时好友来串门了。各自工作以后,相聚只能是在过年了。一年一见,倍感亲切,聊聊以前,谈谈现在,一起长大的伙伴谁结婚了,谁又生了孩子......

一些平凡琐事,聊得却也有趣。

场景四

时间:正月初八

又该走了。

爸爸妈妈在厨房里忙活着,要在临走之前把我喂得饱饱的。

不顾我的反对,旅行箱里已经塞满了,提起来很重,承载着满满的爱。

“出去了一定要吃好,钱不够了跟家里说。不要总减肥,胖点才好看了。”

“下次啥时候回来呀?提前说,给你做好好吃的。”每次临走之前,爸妈必说的话。

出去等车,奶奶陪着我。妈妈从来不送我,因为送别太难受了,总想哭。

风很大,吹乱了奶奶的白发。

“奶奶,你回去吧,这么冷,我一个人等吧。”

“我不冷,不冷。”奶奶裹了裹棉衣,固执地陪着我。

车开了,我从窗外望,奶奶依然在原地,身影越来越模糊……

撰文:吕秋瑾 李亚伟 高伟 赵立亭 李青波

录音:高伟

编辑:赵彦

审编:李建斌

留言姓名: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 山西频道出品 电话:0351-8720858 8720878 QQ: 535238523  邮箱: jjsxpd@163.com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