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
QQ客服
微信
客户端
山西 >> 行业频道 > 文化山西 > 人物馆正文

王秀琴:建造属于自己的文学茅庐

发布时间:2016-03-30 13:11:53来源:发展导报作者:李 江编辑:李青波
王秀琴:建造属于自己的文学茅庐

记 者:在《大清镖师》出版的时候,你曾有感而发,说 “踏上文学之路,错了;痴迷文学,更错了”,但依然坚持走了过来。此中辛辣酸甜唯你可知。当年是什么样的初心,让你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文学之路?

王秀琴:在欧洲,文学是贵族文化的一部分。在中国,因文学而改变命运者也屡见不鲜。我爱文学有天赋的部分,也确实寄托过希望。因我当时单位不好,以至于后来下岗,对心理造成极大伤害,仿佛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

接下来就是怎么生活的问题。我不喜欢像蝼蚁一样活着,打一天工领多少薪水,被人任意驱使,被人控制思想,文学像母亲一样接纳了我。痛苦有多深,只有自己知道。治疗一个人精神苦痛,唯文学。文学于我,首先是疗伤,其次是寻找出路。

记 者:很可贵,你找到了出路。从《麻衣仙姑传奇》到《天地公心》,你的几部小说都有不错反响,而且都专注的是长篇。写长篇,不易。写作上有什么策略?你有什么心得?

王秀琴:这也是被逼出来的。严格地说,因各种原因,自己错过了一个中短篇黄金成长期冲击期。长期圈在基层,离素材近,但离各种平台、信息远。恍然一惊,已然人到中年,惊出一身冷汗,还没弄出个样样来,也焦虑过。是焦虑加焦虑,叠加的焦虑。后来也就平静下来,心说慢慢走吧。然后就寻找属于自己的写作策略,长期行走于民间。要不赵瑜老师说属于历史纪实。一个长篇完了,跟着会出一系列(四五个)中短篇,这样交叉着来。一层水泥一层沙,一层秸杆一层麻,建造属于自己的文学茅庐。

比如《大清镖师》可不是简单地编织历史故事,那是走了无数地方走出来的,总是想捕捉到那种穿越时空的神秘气息。出来以后,整个社会反响还不错。不少老师们下了心血。一个作品出来以后,就是一群人在做后续性市场工作,就会形成一个关于它的气场。要小心地维护好、保护好这个气场。《天地公心》这个“孩子”是生出来了,但尚未与读者见面。我非常关心读者的反应,哪怕是很细微的一点点。

记 者:你的小说多专注于地域文化的深度挖掘。吕梁山孕育出的丰沛浓厚文化,不仅给你的小说提供了素材,在作家气质、作品风度的养成上,有何影响?

王秀琴:创作不能没有野心。好多大作家都是野心家。我自己本来是想凭中短篇小说冲出来,结果被压下来。还是自己才华不够,对艺术的把握不准。到了这个年龄,拼的就不再是中短篇,而是集思想、生活、文化、素养、艺术、技术于一身厚重感体量感都要求高的长篇了。吕梁热风厚土培养了我。家门口就有金矿,岂能错过?!于是就埋头找那种边缘性特别强有些冷门难度系数特别大的又相对有影视市场开发价值的题材来做。王文素就符合这个条件,所以就做了。

不是有句话么,越是民族的,才越会是世界的。做地域性很强的东西恰恰需要打破地域性,做出大来,大格局,大眼光,大胸襟,才能跟市场合拍,受市场青睐。这是我经常提醒自己的。

记 者:对于布衣算学天才王文素,你以小说、传记和散文的三种形式来表现,以期形成阳光三叠。什么情愫触发你去做这个题材?

王秀琴:说起王文素,百分之百的人不知道。表述得精准些就是:王文素是中国数学史与珠算史交叉点上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他完成过一巨著《新集通证古今算学宝鉴》,里面有好多创造性见解,属于世界级大师。

他是一个布衣天才,痴迷算学,将自己一生的时间与精力都奉献给了算学。他伟大到什么程度?将明代以前所有 (也有他看不到看不懂的数学著作)算学著作上的算术题都用珠算演算了不知多少回,什么叫通证?这就叫通证。就是我要用珠算检验你对不对。就像我们一个人将古代文学史上的作品通阅无数回,每篇都吃得透透的,然后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这得下多大工夫!而且更要命的是王文素因为是布衣,没有在史书上留下一个字的记载,被整整埋没五百年!

阴阳相随,峰谷相对,古人强调君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王文素认为这对于一个布衣来说根本不可能。他早看透这一点,给自己定位很准确,对人生做了取舍,不想为俗务所累,他不反对婚姻,但自己拒绝进入婚姻,一生只接受了一位红尘知己对他的爱。他说他在世俗中死,在算学中生。

明代理学盛行,试想想,这样一位伟大的数学家又是这么个命运脾气性格,在那个时代该是如何的异类?更别说他秉承 “公平公正与良知” 的算学理念以后会和那个时代那个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人与事产生多大的磨擦与矛盾,这又如何影响其命运?这样一个自然科学领域内的人物,如果拉到文学领域,岂不是一个难度特别大的挑战?!岂不是一个令自己欣慰的功德?!

好在,王文素已经不是我一个人在做他,前期已有不少数学专家研究过他,省作协老师们独具慧眼,将关于其长篇小说《天地公心》列为重点扶持作品;将王文素列为 “山西百位历史名人”,《王文素传》 被列为“百位历史名人传记”丛书之一。这令我非常欣慰、高兴,更有动力去做他!

将文学系统化系列化,做人做事做文章做学问来不得半点虚假,这是王文素教给我的,也是各位老师教给我的。

记 者:作者与笔下的人物有一种 “缘”,你曾坦言,与“王文素老先生早在五 百 年 前 就 缔 结 而 成 的缘”,这种缘,让你在两年内都是在思考与走访中度过,你如此努力,期待塑造怎样的一个王文素?

王秀琴:一个作家写什么题材,好像冥冥之中有命定。不知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王文素老先生这个题材太丰富了,长篇小说旨在表现人物命运;传记表现他的生平与成就;散文想表现的是他与先贤们的精神交流与灵魂活动。

做一个根本不过瘾。三个出来可能会感觉过瘾一些。

王秀琴:酷爱文学,创作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剧本近300万字,作品散见于《黄河》《延安文学》等诸多期刊。主要作品:长篇小说 《天地公心》《大清镖师》;长篇纪实文学《真水无香》《算神王文素》;影视文学剧本 《麻衣仙姑传奇》《野山杏》《李渊起兵》《大清第一镖师》《一个人的江湖》《绝代群雄》等。其中,《天地公心》被列为山西省2015年重点扶持作品;《算神王文素》被列为“山西省百位历史名人”系列丛书。三集短剧《好雨知时 节 》 被 吕 梁 市 委 宣 传 部改编为广播剧,微电影《金喜 》 获 山 西 微 电 影 大 赛 故事 类 一 等 奖 、 全 国 总 工 会银奖。

签约申报选题:长篇文化散文《帝国的忧伤》。

记者 李 江

天地公心(节 选)

猛然想到王文素,玉珠甚气愤,恨不能将其拉来,再目睹此情此景。它是何等诱人!马儿们尚且如此,他比马儿们聪明多少倍的脑袋如何就不开窍呢!气愤过后是伤心,伤心过后是疼惜,疼惜过后是温情,温情背后是激情。与其说冲动与气愤背后所隐藏的是暴发与拯救,那么,伤心与平静背后所隐伏的便是绝望与哀号,温情与激情背后所潜伏的便是浓浓爱意与深深渴望了。

边上一群马儿们懒洋洋晒太阳,慢腾腾吃青草,好像什么皆不放在心上,哪怕是未来命运,要知道它们是要送至疆场任人驱使的!可是,那又如何!在其看来,似乎那是很遥远之事,眼下所急所务便是要好好享受生命,享受速度与激情过后的平静安逸。激情意味着年轻,年轻意味着希望,意味着征服,征服一切,甚至它们眼睛里还闪现着年轻生命特有的幼稚和无知,缺乏必要沉稳,但,这又有何妨!

王文素——我恨你!

我恨你——王文素!

原野里,玉珠涕泪滂沱,伤心得一塌糊涂。

此刻,王文素静默而坐,他突然想起母亲。母亲走了。父亲每日忙里忙外。他自己日日迷迷糊糊,时空好像一直混沌,从未清醒。母亲在时,饭菜香甜,一切安心,世上,没有一种感情比母爱更牢靠,任何时候都不会转移,都不会冷却……

现在,唯有算学了。

王文素诵道:

吾爱算学,若盘璞玉。琢之,磨之,亦自琢自磨;滋之,润之,亦自滋自润;雕之,斫之,亦自雕自斫。自始至终,如品茶酌酒,品之,赏之,亦自品自赏。洪荒渺渺之不弃,人世荣辱之不离。

还有何能如此愉悦心绪,开阔心智!

瞬间,上档珠挑逗着下档珠,每个珠子皆动如脱兔,这些珠子又合伙儿挑逗王文素,使其心聚神凝,不敢有丝毫懈怠。这是一种无形力量,是碰撞、摩擦与吸引所产生的巨大力量。此力量始于一问题最初发难之时,完结于此问题解决安息之时。问题无穷无尽,那么此力量便无始无终。它们还要伴随催促王文素无休无止演算下去,与王文素柔情缱绻纠结下去,奇迹不断,激情不断,折腾下去。这些珠子乃王文素征战沙场驰骋算学之座骑、兵马、武器,它们一任其调遣、布置、指挥。这副算盘便是王文素之情人,是其一生不离不弃之伴侣。

算着,算着,王文素简直要大声高呼:算盘呵算盘,天地间算珠之集结地,乃彻底享受自由之地,是吾心吾魂完全放松自由呼吸方寸之地,是无拘无束不用装逼不用戴假面具之人间天堂,于此,吾真正找到属于吾之自由,这些珠子完完全全听命于我,我又彻彻底底赋予其应有之价值与地位,吾是一颗心十手指给它们,它们是三十六个合成一颗心予我。在其面前,吾乃王、帝、驭手、最高指挥者,是其最高神明之主载!可是,吾却从未怠慢它们,当知己当情人当爱人,当吾之五脏六腑,当吾之身家性命!珠子啊,在你们面前,吾是纯粹的,是完整的,是坦诚的,是暴露无遗的,是无一丝一毫私心杂念的,是对得起人间良知与天地公心的!

突然,噼哩啪啦之算珠声嘎然而止,王文素猛然想起玉珠,不知她现在何处?不知为何,一想到她,阵阵疼痛,巨风一般,打着旋儿吹着哨儿擦着心尖儿抖抖就奔袭过来。

真正爱情是彻底自由之天地,什么皆可说,什么皆可做,是彻底之给予与彻底之接受,不要任何掩饰,是真实自我之坦露!

玉珠,吾心,你可明白?

王秀琴

责任编辑:李建斌
中国网
中国网山西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山西或聚焦山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网山西,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山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重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团队风采 |  网站合作 |  在线投稿 |  地市资讯 |  县市资讯 |  友情链接 |  网站邮箱 |  站点导航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