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
QQ客服
微信
客户端
山西 >> 行业频道 > 文化山西 > 人物馆正文

孙峰:为感动与崇高而写作

发布时间:2016-03-17 13:31:24来源:发展导报作者:李 江编辑:李青波
孙峰:为感动与崇高而写作

春天,是充满生机与希望的季节。2016年春天,喜闻山西文学院第五批签约作家成功签约。作为新“晋军”,这些作家有着较为丰富的素材积累、成熟的创作构思和切实可行的创作计划。为此,从本期开始,本报将他(她)们重磅推出,以飨读者。

记 者:孙峰老师,你好。首先祝贺你成为山西文学院的签约作家。在小说创作上,你的勤奋有目共睹。据你当年同事介绍说,你曾“日写一篇小小说”,如此的高产对作者的创作素材有很高的要求,你的素材都是怎么积累的?

孙 峰:感谢祝福。对于一个业余写作的人,这是一个承认更是一种鞭策。我当更加勤奋努力,写出更好的作品来回报。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农村的文化土壤更多是零碎不成体系的,儿时接触最多的是戏剧与评书,关于文学的节奏更多是这个时候开始感知。而后读书,父亲是小学语文老师,家里的书还有一些,记得我最早读的一本书就是马烽老师的短篇集,其中《我的第一个上级》看了好几遍,也许这便是最早的文学种子。小舅舅当时读师范,看我爱看书,就整套整套给我买,只是依照他的阅读习惯买。在记忆里我似乎没有读过儿童读物,中国古典长篇小说四大名著小学毕业前就读完了。到报社工作一年后,每周一篇小小说我坚持了半年

(约稿催得急也有一周两三篇的时候),而后就放下开始长篇创作,所谓高产不敢当。其实有我微信的朋友都知道,我几乎每天都写三百字左右随记发在微信圈,也就是临睡前十分钟左右用手机写。生活里素材随处可见,留心了,思考了,就如在海边常见的贝壳,弯腰捡起都可以打磨成一件饰品。

记 者:文坛上,有一批作家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记者。同样,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这样的身份对你的小说创作产生了哪些潜移默化的影响?

孙 峰:这样的例子很多。对于从记者转向作家,个人认为有3个特点:第一、记者所接触的社会面宽广,这样素材的来源就丰富,也就相对多产。比如美国作家诺曼·梅勒,自25岁出版《裸者与死者》起一直到他 2007年去世,每 10年他都有一本书登上畅销书排行榜。他曾说:记者的身份让我看到无数个不一样的社会。第二、记者写作严谨,对于新闻写作,字数、时效、无倾向性等各方面制约,转向写作后文字的严谨与写作的自由度就像双刃剑。比如写出《动物庄园》的乔治·奥威尔,他的身份是英国左翼作家。还有俄罗斯短篇小说大师巴别尔,其作品凝练,语言诗化般美,但体裁比较单一。第三、不管是记者或者作家,没有写作功底肯定都不会成功,虽然作家可以虚构人物、事件,而记者不可以,但新闻作品与文学作品都需要灵活想象的创作灵感,也需要较多的沉淀。比如马尔克斯出版他的第一篇小说《枯枝败叶》时,花了 7年时间才找到愿意出版它的人。这部 《百年孤独》 的前身雏形,打破了时间顺序、空间限制,但生活层面与心理层面两条线有些凌乱,这也是诸多评论家所评价 “孤独的过去叙述方式”,当然,写出这部作品时马尔克斯才二十多岁,已经难能可贵了。

记 者:小小说和长篇小说虽同为小说门类,但在作品架构、矛盾冲突等方面对作家要求都各有侧重,甚至有些抵牾,但是你在二者之间轻车熟路,有什么经验和读者分享?

孙 峰:首先不管短篇还是长篇,我仍旧在学习中,无止境对于写作太重要。比如当前我在系统读存在主义文学类小说,事实上,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个流派已经不复存在,但我们不能说不用文言文写作,就放弃去读《史记》。我没有上过文学专业,所以很难用教科书般的语言来回答这个问题,从个人写作看,最大的区别是生活容量。我写《衣锦还乡》,100万字阐述30年跨度,农村与城市交替出现,这么多年我所接触过的人或事似乎都要涵盖进去,又需要大量的矛盾冲突与思想描述,还有大量的归纳,5年时间我几乎就挣扎在这个作品中,其他都没有写过。对于小小说,一个故事,一个哲理讲清楚就好,生动更多是内容或者结构吧。有时候想,短篇似乎比长篇更难驾驭,这么多年写过来,能拿出手的短篇真不多。数量不是作家追求的,质量才是最终的追求。

记 者:在创作之路上,哪位作家的什么作品对你产生较大的影响?

孙 峰:美国作家欧文·斯通。他是位传纪作家,准确说是传记小说作家。大学期间我读他的《梵高传——渴望生活》,他在后记里说:我为感动而写作,我为崇高而写作。

业余写作是坚持,也是磨砺,但对我的工作有帮助,更与我的人生与幸福息息相关。所以,我会坚持下去。

记 者:你这次签约选题都是历史小说,《霸国风云》《晋天下》,这是你的转型之作吗?

孙 峰:2007年,在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大河口村,一个墓葬群的发现轰动了考古界:史籍中没有丝毫印迹的西周封国——霸国浮出水面。此前没有人知道,中国历史上还有一个霸国,因为浩瀚的史书中没有留下关于它的只言片语。这个神秘的国家如何能够隐藏了近 3000年而无人知晓?

我就是翼城人,对于这个谜有着无限的向往。两年多的准备工作,大量地阅读史料,与专家沟通,随即就有了这个历史小说创作的欲望。历史小说从未尝试,除了素材结构,还得基于历史本来面目,有难度。我真谈不了什么转型,只会专心。《晋天下》是准备跟画家、作家杨霜韦合写的,初步计划是4—5本,两年的签约期内能完成一本即可。

记者 李 江

责任编辑:李建斌
中国网
中国网山西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山西或聚焦山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网山西,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山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重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团队风采 |  网站合作 |  在线投稿 |  地市资讯 |  县市资讯 |  友情链接 |  网站邮箱 |  站点导航 |  站内搜索